西西弗神话

【楼诚】久离别

 @楼诚深夜60分 

写得急,想不出题目,请见谅。


---


明诚从长久的梦魇中醒过来,没有惊动任何人。

隔壁床陪护的女孩子整个人窝在椅子里,头歪在墙边上,睡得正熟。

他下了床,把对方身上滑落在地的毛毯盖回去。

 

 

医院里床位紧张,他在的病房里还躺了其他三个病人,两个胃有问题,还有一个年纪大了,和他一样身体衰败,哪里都是毛病。

他忍住咳嗽,开门出去。

楼道里灯光昏暗,不时有婴儿的啼哭声传出来,接着慢慢变小,只剩下大人轻轻的拍打声。明诚就在那阵规律的声音中思念起明楼。



明楼的墓被安排在八宝山,明诚前年去了一趟,风景还不错。



他走的那时候很不好受,旧疾常常折腾得他夜间睡不着觉,精神也衰弱得很严重。明诚想问医院要一个床位晚上照顾他,他怎么也不肯,明诚说他太记仇。

之前也有一次,明诚罕见地生了病,明楼说要给他陪床,明诚不愿意,堂堂一个特务委员会副主任来给助理陪床,第二天新闻社不知道要怎么写,事后还是要他自己去找各大报社的人喝茶。因此明诚拒绝得很严厉,他跟在明楼身后这么多年,也学会了用对方的口气来说话。

明楼人到中年依旧有年轻时的风骨,哪怕脸上风霜很多,也讨年轻女孩子的喜欢。但这回他煞神一样挡在病房门口,背挺得像是来视察的院方领导。

“你这是要造反了?”

明诚瞒着他请来的陪护被他吓一跳,端着陶瓷盆子不知所措。

“他在吓唬你,不用理他。”明诚好心替小姑娘解围。

眼见对面那个人的脸色愈发深沉,小姑娘哆哆嗦嗦地说:“我给您去洗个梨吧。”放下盆子就跑出了病房,连梨都忘了拿。

明诚觉得好笑,他已经很久没有怕过明楼。初到明家,他四下惊慌,那段时间成年女性的形象在他心里长成了疮,看见明镜也觉得害怕。明镜对他越好,他越惶恐不安,整个人消瘦下去。明镜不明缘由,却也无计可施。

明楼那时候就已经开始成天得不在家,明诚看见他的次数少之又少,他其实有点怕他,但比起其他人,他更喜欢和这位凡事冷静的兄长待在一块。他一听见楼下有汽车响,就跑去窗口看,如果是明楼回来了,他就跑去门口接他。明楼看见一个小男孩从楼上径直跑到他面前,还不懂得嘴巴换气,只知道拿两个鼻孔急促地呼气吸气。

明镜从房里出来,满面愁容地和明楼说:“阿诚不愿意去读书,你说怎么办?”

“为什么不去读书?”明楼的口气突然变得很严厉。

明诚拉着明楼下垂的衣角不说话。

明楼对他的不合作态度很生气,把他拉去书房。大姐在身后叫他不要骂阿诚,他也没回答。

“读书是很好的事,为什么不去?”

夏天的衣物很单薄,明楼的手劲大得抓红了男孩的胳膊,明楼显然也看见了,但他不打算哄他。

“……会欺负……”明诚红着脸憋出几个字。

明楼安慰他:“谁欺负你?学校的同学?不会,他们不敢欺负明家的小孩。”

明诚还是不肯。

明楼的脸塌下来:“那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?”

“……上学,”明诚的声音细若蚊鸣,“就要分开。”

“我们终会分离的。”明楼看着他,语气平静。

于是,明诚在那个年纪就已经知道,死可以分离一切。


评论(3)

热度(80)